RSS訂閱 | 高級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認搜索       熱門關鍵字:   京劇   豫劇   越劇   黃梅戲   二人轉
當前位置:中國戲劇網>川劇> 正文
  • 我與川劇 尤記川劇系文脈 明月清風入君懷

  • 作者:魏亞同 2020-03-31 13:55 字體:[ ]

《尤記川劇系文脈  明月清風入君懷》
電子科技大學公共管理學院
--大二學生魏亞同

  因為我不是四川人,所以了解川劇真的比較晚。真正了解它,是“年少偏偏入蜀”——進入電子科大以后了。在精品課“畫臉譜”上,老師給我們娓娓道來川劇的淵源。也正是因此機會,我愛上了川劇,也慢慢開始了解它。

  在我看來川劇“大俗”又“大雅”。“大雅”我指的是唱詞上的美學韻致,而“大俗”(我這里講的和我一會要敘述的,并不是俗不可耐之“俗”),我覺得這是區別于其他很多地方劇的——它有著深厚的民眾基礎:川劇是和巴蜀大地的民眾相依相隨,休戚與共的。

  它詞雅但不端“陽春白雪”“不食人間煙火”的架子,而是在巴蜀人民的平靜從容的生活中默默相伴。文人雅士們,可以如這“蓋碗杯沿一靠椅,絲竹清音川劇起”。一杯蓋碗茶,一把長靠椅,絲竹管弦奏起,聽臺上的青衣小生咿咿呀呀地唱著,壓口茶,瞇一晌,漫裹著“少不出川,老不出蜀”的眷情,好不愜意。而根植在土地上的農民們,可以在各個村鎮在祭祖、酬神等重大事件,比如單刀會,就要唱川劇給關帝爺聽。在請來的戲班子上享受川劇帶來的喜怒悲歡。川劇早已是民間大大小小紅事白事都不可或缺的一份子了。

大雅·唱詞美學韻致

  最先吸引我的,還是川劇的外在表現形式——唱詞。因為我高中是學文科的,在課余時間《左傳》、《三國志》這類史書讀了大半,《莊子》、《世說新語》這類古人“言書”業已讀過,呂思勉先生的《三國史話》、葉嘉瑩先生的《唐宋詞十七講》也曾瀏覽,在元曲這種與戲劇聯系最為緊密的文詞中,馬致遠的很多小令我都很熟悉,王實甫《西廂記》第四本第三折鶯鶯送別張生唱詞中我很多都是經常念叨的。比如“碧云天,黃花地,西風緊。北雁南飛。曉來誰染霜林醉?總是離人淚。”/ “恨相見得遲,怨歸去得疾。柳絲長玉驄難系,恨不倩疏林掛住斜暉。馬兒迍迍的行,車兒快快的隨,卻告了相思回避,破題兒又早別離。聽得道一聲去也,松了金釧;遙望見十里長亭,減了玉肌:此恨誰知?” /“青山隔送行,疏林不做美,淡煙暮靄相遮蔽。夕陽古道無人語,禾黍秋風聽馬嘶。我為甚么懶上車兒內,來時甚急,去后何遲?”

  我愛文愛史,所以更能與這些文詞共情。所以當老師唱川劇給我們聽的時候,我就不免被一些唱詞吸引,在課后便不由得自行尋找。

  巴蜀之地,文學大家浩如煙海,文化風韻繁榮多彩。所以川劇自古就不只是伶人自導自演唱詞通俗生硬的傳統花部地方戲。它不僅是“大俗”,還是文人參與較多的戲種。明清時期乃至民國初年,蜀中文人不僅愛寫詩詞歌賦,還熱衷于編寫戲劇劇本。如川劇劇本《情探》就是由清末進士蜀中大儒趙熙改編而成。原劇的劇本文詞匱乏,而趙熙詩詞功底深厚,經此改編后,劇中的唱詞大都押韻對仗,字字珠玉,沉博絕麗,旁人不能再贊一詞。如這“更闌靜,夜色衰,月明如水浸樓臺”/“自從別后,梨花落,杏花開,夢繞長安十二街。夜間和露立窗臺,到曉來輾轉書齋外。紙兒,筆兒,墨兒,硯兒呵!件件般般都似郎君在。淚灑空齋,淚灑空齋,只落得望穿秋水不見一書來”/“我迢迢千里犯塵埃,會向瑤臺,總算是明月入君懷。縱不能雙鳳齊飛,也愿化為紅綢帶,又何忍拋下名花不肯栽”等等,細細品讀,唇齒留香。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白鱔觀景》這部戲,開場白鱔仙姑就用兩句唱詞,“青山蒼翠多雅秀,綠水漣漣浪悠悠”,借用青山、綠水等具體的意象營造出了仙姑所在的淡遠朦朧、似真似幻意境。“梅鹿銜花遍山走,猿猴戲耍柳樹秋;漁翁們頭戴斗笠、身披蓑衣、手執釣竿江邊走,樵夫持斧在山丘;牧牛童倒騎牛背、橫吹短笛,慢悠悠慢悠悠地走;采蓮女踏波戲水把歌謳”,大段的唱詞寫景狀物精美細致,由遠及近,由面到點,有景有聲。最后形成一幅自然和諧、悠然愜意的山水畫卷,引領觀眾一步步進入如畫之境。化無形為有形,使得觀眾仿佛不是在聽戲,而是在賞畫。并且借白鱔仙姑之口贊人間勝景,講仙境不如人間好,體現蜀中人民熱愛生活的情懷,與一些劇種常描寫的或家國天下或兒女情長的劇情相比,獨樹一幟。還有《秋江》中一句“秋江河下水悠悠,飄萍落葉有誰收。”一幅獨立寒江圖便猶然而生。還有這《紅梅閣》中:“曙色窺簾,紗窗弄影;春眠不足,懨懨難醒。芳池春水綠,曲欄鳥聲嬌。對鏡紅顏冷,蛾眉翠黛消。”生動地寫出了閨閣女子的情態。和溫庭筠等常寫閨怨詩的大詩人的筆力不相上下。川劇唱詞中營造出的美學意境真的讓我流連忘返,同時也讓我充分感受到中國戲曲“虛實相生、遺形寫意”的美學韻致。

我與川劇 

大俗·根植群眾基礎

  清代“湖廣填四川”,使各地人民共同匯聚成“新四川人”,這也促進了川劇的產生。川劇融匯高腔、昆曲、胡琴、彈戲和四川民間燈戲而成,雜而不亂,薈而不糙,雅淡清新,從容抒情。

  在四川省的鄉村中,至今仍活躍著一個個草根劇團,他們挑著簡單的裝備,搭上大架子,掛上幾片紅的黃的長布條當幕布,再披上層塑料布擋雨,就是個戲臺子了。班主和演員生于斯,長于斯,他們在荒野田地間唱著他們從父輩或師傅那里傳承下來的劇目,將古老的川劇薪火相傳。

在《中國國家地理》雜志上有這么一組圖片:暮色四合,田邊的屋舍裊裊炊煙已經散去。在村子里為數不多幾塊水泥地上搭起了這個簡易的披紅掛彩的戲臺子。從四面八方趕來的村民拿著自家的條凳,椅子的安坐在臺前,臨時路過的就干脆把背簍當成凳子坐在身下。臺上的鑼鼓一敲,演員咿咿呀呀地唱起,臺下的老人就這樣沉浸在粉墨之下的悲喜之中,時而渾濁的眼睛中淚光閃爍,時而爬滿皺紋的臉上不禁露出暢快的微笑。廟堂之高,江湖之遠,這小小戲臺便是珍瓏天下。孩童們便擠在臺子的最前面,好奇地盯著臺上扮作別樣人物的演員,露出不甚了了的表情,還有的繞過戲臺,探著頭想要瞧瞧臺后是什么樣子的。

  幕后則四面透風,塵土撲地,早已褪色的帷幕掛在大梁上,演員們的床鋪突兀地橫在一角。床頭掛著毛巾和雜物,旁邊爐火土灶、鍋碗瓢盆,一應俱全。因為這些戲班子大都是奔波在各個村鎮間,在祭祖、酬神等重大意義的節日來唱戲,所以不可能只唱一天,基本上都得好幾天,而且加上前前后后的準備活動,如搭臺子等等都要耗費時間,所以戲班的衣食住行便與這戲臺子相隨。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位青衣女旦,孩子還在襁褓之中,一折戲唱罷,就急急忙忙趕回后臺,抱起孩子,撩起衣服就給孩子喂奶。喂完奶把孩子哄睡,又起身去準備下一場戲,因為戲班里的人手不夠,一場戲一個人甚至要分飾多角。母親為了生計四處奔波演出,連孩子也需跟著顛簸受罪,這些妥協怎不讓人動容。

  而梳妝臺上,油彩墨盒被妥當地放置在一旁,衣架上的蟒袍官衣干干凈凈整整齊齊地掛著,仿佛在無聲地傳達著草根川劇演員最后的底線與堅守。

  這是我在17年在雜志上看到的,直到今年2019年重新提筆寫川劇時,這些照片我仍然歷歷在目。我這才突然意識到,這和我今天在學校里所認識的川劇同出本源。這大概就是川劇在“人”之上的韻致吧。唱詞之雅、臉譜之奇、意韻之美,這些都只是引我去了解川劇的外在之美而已。而真正讓我如癡如醉的,是川劇的“人”——褒衣博帶與粗麻短褐共同觀覽這川劇。滄桑的情懷,文化的傳承,本源都來自這相同的川劇。

  川劇雅俗共賞,并且從來沒有誰來歧視誰之說——沒有“陽春白雪”的稱道,也沒有“下里巴人”評價。川劇就是川劇,它始終與巴蜀大地上的民眾相依相隨,休戚與共。你可以在古風猶存的戲園里細細品茗喝著蓋碗茶聽臺上名家的一唱三嘆間觀滿目山河,也可以在山野田間的荒地上跟隨戲者的通俗唱詞里感涕零兒女,這都是可以的。我想這也是巴蜀人民既有平靜從容之心,又有錚錚不屈之骨,還有海納百川之氣的一個在生活之上、血脈之中的體現吧。

  再比如說我第一次逛寬窄巷子錦里等地方時,

  驚訝于有這么多川劇變臉的店家,而且座上大多都是年輕人在津津有味的觀看。因為我也曾游覽過北京、蘇杭這種與寬窄巷子錦里類似的古街,卻未曾在街店上見過京劇、昆曲、蘇州評彈等的一些劇目,也許是這些都是在不對普通游客開放的地方,更為隱秘安靜的私人院所吧,所以我更對成都的這種情形感到驚訝。但是,我覺得單是這一點,就傳達出了川劇海納百川、雅俗共賞的胸懷,同時也見證了川劇在年輕一輩人身上的傳承。

  更感謝電子科大開設的精品課程“畫臉譜”,帶我了解了川劇,引起我這么多的思考。

所以,對于川劇早在2006年就經國務院審批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并經常代表國家參與國際演出的事情我真的一點也不奇怪。因為川劇既有外在的文雅唱詞,又有內在的群眾傳承,怎么能不繁榮呢?

  而且人是文化傳承的根基,傳統文化根植于人,有著深厚的群眾基礎,這些藝術魅力才能淵遠流長、這些優秀傳統文化才能代際相傳。

  川劇系文脈,川劇如明月清風入“我”懷,滋潤著我的心脈。我覺得我也要成為一個巴蜀人了。

加微信號:xijucn-com (或掃描二維碼)為好友,好禮送不停!免費送戲票,紀念品,戲曲MP3播放器,戲曲動漫卡通玩偶,戲曲T恤,戲曲鼠標墊,手機殼等!準時為您推薦戲劇熱點信息。


我與川劇——深情不必淺言
我與川劇——深情不
看荒誕川劇《五子告母》
看荒誕川劇《五子告
成都領地希爾頓嘉悅里酒店推出地道川劇主題下午茶套餐
成都領地希爾頓嘉悅
原創川劇《趙一曼》奪冠
原創川劇《趙一曼》
彭州市西郊小學獲四川省川劇傳習展演一等獎
彭州市西郊小學獲四
所有評論 關閉窗口↓ 打印本頁 討論本文 戲劇視頻 返回列表  
* 注冊新用戶 匿名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250字,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

最新評論:




体彩七位数中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