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訂閱 | 高級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認搜索       熱門:   京劇   豫劇   越劇   黃梅戲   二人轉
當前位置:中國戲劇網>黃梅戲> 正文
  • 黃梅戲《露水夫妻》

  • 作者:安慶黃梅戲劇院 2020-04-02 15:28 字體:[ ]

黃梅戲《露水夫妻》
(根據黃梅戲傳統劇目《菜刀記》和亦名《小辭店》改編)

作者:方云從

人物:蔡鳴鳳、劉鳳英、魏大算、朱蓮、朱茂青、陳大雷、送柴人

第一場   鬧宅

合唱:人世間唯有情字難評講,

雅有理俗有據各道短長。

怎奈何東方紅繩西方箭,

造化弄人沒商量。

無愛偏要配成對,

有情讓你難成雙。

哎呀呀,千年輪回不變樣,

笑顛笑癡笑荒唐!

(幕啟:蔡宅書房,很簡陋。

(蔡鳴鳳坐在書桌前心絮煩亂。

蔡鳴鳳:唱 悶坐書房心惆悵,

考場失意志難張。

蠢妻不賢常尋鬧,

家宅難安惡名揚。

心煩更兼腰眼漲,

強作文章搜枯腸。

朱  蓮:上唱 爹娘將我終身誤,

嫁了個窮書生斷送前途。

指望他讀書做官我當貴婦,

誰知他連年應試榜上無。

怎甘他安坐書房享清福

(闖入書房,拍桌)哎哎!

蔡鳴鳳:娘子來了,又是何事惱怒?

朱  蓮:接唱 天生的貧賤命讀的什么書?

蔡鳴鳳:你不要老是這么胡攪蠻纏好不好!

朱  蓮:說我胡攪蠻纏?

接唱 你蹺腿裝個大丈夫,

老娘連使喚丫頭都不如。

看看這窮家破屋,

怎禁你坐吃山枯。

(蔡鳴鳳忍氣看書,朱蓮奪書拋于地下踐踏)

蔡鳴鳳:賤人!

唱 你整日胡纏蠻擾,

辱斯文書房尋鬧。

人婦之德全不曉,

今日決難將你饒。

朱  蓮:唱 老娘正要來領教。(撕書)

蔡鳴鳳:好賤人!

朱  蓮:好匹夫!

(二人扭打。朱茂青上。

朱茂青:唱 他夫妻又爭吵令人心焦。

(朱茂青進門,被朱蓮拋來的硯臺砸中)

朱茂青:哎喲!還不快快住手,成何體統。

蔡鳴鳳:岳父大人來了。

朱茂青:你這小賤人,越法的不成話了,你撕毀圣賢之書,砸損文房四寶,你……犯下的是忤逆之罪呀!

朱  蓮:哼!都是你給我嫁的這個好丈夫,讓我在這里受苦受窮,當使喚丫頭。

蔡鳴鳳:你開口閉口受苦受窮,我蔡家是缺了你吃,還是少了你穿?

朱  蓮:是啊是啊,我朱蓮在你蔡家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綾羅綢緞!

朱茂青:你既然想吃山珍海味,想穿綾羅綢緞,就該助你丈夫發奮讀書,將來考取功名……

朱  蓮:好了好了,又是這一套,他到現在連個秀才都考不上,等他考取功名,我頭發早都白了,癩蛤蟆還想成仙,做夢!

蔡鳴鳳:罷了罷了,我這窮窩養不起你這個鳳凰,待我寫封休書,你另擇高枝去吧。

朱  蓮:老娘求之不得,你現在就與我寫。

蔡鳴鳳:我這就寫。

朱  蓮:你與我寫。

蔡鳴鳳:我這就寫。

朱  蓮:你與我寫,寫,寫!

朱茂青:你……你還不與我退下!

朱  蓮:(對蔡鳴鳳)呸!(下)

蔡鳴鳳:氣氣氣煞我也!

唱 怒沖沖提筆把休書寫……

朱茂青:賢婿且慢。

唱 不看僧面看佛面慢寫休書。

蓮兒自幼喪生母,

老漢嬌寵失管束。

今既嫁做蔡家婦,

莫使賤女失歸宿。

蔡鳴鳳:唱 他老淚縱橫我心不忍,

休妻必傷老人心。

自從爹娘謝世后,

岳丈待我勝親生。

岳丈啊,我欲求功名勤發奮,

她終日尋鬧宅不寧。

到如今年近三十無寸進,

不良不莠一事無成。

朱茂青:賢婿呀,有幾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蔡鳴鳳:岳父請講。

朱茂青:唱 世間三百六十行,

行行可把狀元當。

有幾個窮書生真中金榜,

還不是作傳人信口雌黃。

予其是寒窗苦熬功名無望,

到不如另立業棄文經商。

蔡鳴鳳:唱 此事我也常思想,

讀書求官實渺茫。

怎奈是父母新喪開銷大,

囊中羞澀難經商。

朱茂青:賢婿既愿棄文經商,老漢數十年來也積贊得幾十兩銀子,盡與賢婿充做本錢也就是了。

蔡鳴鳳:此乃岳父防老之資,如何使得。

朱茂青:老漢膝下只此一女,賢婿便如我的親子一般,老病之時,還怕賢婿不管我么?你放心出外經商,讓那小賤人在家空房癡想,看她以后還敢不敢無理取鬧,我這就回去取來銀兩。(下)

蔡鳴鳳:唉!這正是:為避河東獅,經商走江湖。

(收光

第二場   投  店

 

(三河鎮,劉記客店。

(劉鳳英上。

劉鳳英:唱 春光無限艷陽天,

桃紅柳綠雀聲喧。

爹娘掙下這客棧,

苦心經營數十年。

招婿上門續香火,

又誰知招了個無能的兒男。

人說我母雞不下蛋,

怎知我守活寡難對人言。

丈夫終日影難見,

我里里外外忙不閑。

(蔡鳴鳳上。

蔡鳴鳳:唱 棄文經商江湖走,

三河古鎮好碼頭。

土產脫手再采購,

差價可觀有賺頭。

清靜客店暫駐足,

(進店)老板。

劉鳳英:(熱情)客官來了,快快請坐,請用茶。

蔡鳴鳳:可有清靜房間?

劉鳳英:有有有!

接唱 靜雅單間請上樓。

客官貴姓何方客?

蔡鳴鳳:唱 免貴姓蔡黃州人。

劉鳳英:唱 老板蒞臨怒失敬。

蔡鳴鳳:唱 本小利微初入門。

劉鳳英:客官過謙了。

唱 生意可在三河鎮?

蔡鳴鳳:唱 打算在此久經營。

劉鳳英:唱 客官必定行財運,

稍時水酒客洗塵。

客官,我帶你去看看房間?

蔡鳴鳳:前面帶路。

劉鳳英:請隨我來。

蔡鳴鳳:好個熱情的店姐。

(劉鳳英領蔡鳴鳳下,復上。

劉鳳英:蔡老板稍待,酒飯馬上給你送上來。(下)

(魏大算衣著不整狼狽地上。

魏大算:唉!

唱 老魏身患無能的病,

老婆面前少自尊。

賭博場上尋刺激,

一不小心落陷坑。

逢場必輸背霉運,

就此收手不甘心。

回家尋錢去反本,

老婆面前手難伸。

(劉鳳英捧酒菜上。

劉鳳英:魏大算,你身上的衣服呢?

魏大算:嘿嘿,娘子,我……

劉鳳英:又是賭輸了,被你那邦狐朋狗友剝去了吧。你真是個殺無血剮無皮的人哪。

唱 只望你頂門把戶立,

你卻是糊不上墻的爛稀泥。

整日沉迷賭場里,

店里靠我苦撐持。

好祖業被你輸得所剩無幾,

屢教不改槌不破的牛皮。

你看看你這樣子,客人看見了鬼還敢來住宿?還不快去穿衣服。

(魏大算欲言又止地下。

劉鳳英:唱 錯配終身怨命運,

一腔苦水和淚吞。

常言家丑莫外揚,

重整笑臉待客人。

(送酒菜下。

(魏大算挾首飾盒上。

魏大算:娘子天天在我面前哭窮,想不到還瞞著我藏了這么多私房錢。加上這幾件首飾,也能值個二、三十兩,常言道,膽大的贏膽小的,錢多的贏錢少的,有了這百把兩銀子,老魏我要大大地扳個本。

唱 人是英雄財是膽,

時來運轉在今天。

定要贏個大滿貫,

娘子也,連本帶利全歸還!

快溜,讓娘子看見不得了。(溜下)

(送柴人挑柴火上。

送柴人:念 扁擔不離肩,

賣柴天管天。

年頭到年尾,

就忙一張嘴。

嘴要不能吃,

心里還著急。

老板娘,給你送柴火來著。

劉鳳英:(上)有勞大哥,煩你把柴火送去廚房,我給你拿錢去。

送柴人:要得,要得。(下)

(劉鳳英進房拿錢。

劉鳳英:(內喊)我的錢箱呢?首飾也不見了。(邊哭邊上)這便如何是好……!

(蔡鳴鳳、送柴人聞聲上。

蔡鳴鳳:店主姐,出了什么事?

劉鳳英:我的錢箱和首飾都不見了。

蔡鳴鳳:你錢箱放在何處?

劉鳳英:放在我的房里。

蔡鳴鳳:幾時不見的?

劉鳳英:早上我還開箱拿錢買過東西的。

送柴人:老板娘,我可是剛才來的,只到過你家廚房,沒進過你家臥房啊。

劉鳳英:未曾說你。

蔡鳴鳳:此事有些蹊蹺。

劉鳳英:(想起)只有他!(喊)魏大算,魏大算!又溜掉了。一定是他把錢偷去賭博去了。這可是店里的全部本錢啊!

送柴人:這魏老板,么樣沾上這個毛病啥,人哪,事事都沾得,就是那個賭沾不得,沾上了就要傾家蕩產,搞不好還要家破……看我這張臭嘴!不多嘴,不多嘴。

劉鳳英:我去賭場找他去!

送柴人:老板娘,我的柴錢……

劉鳳英:今日手頭不便,改日吧。

送柴人:我也想改日,可我這肚子它不愿意改日嘛。

蔡鳴鳳:這有散碎銀子,你拿去。夠了嗎?

送柴人:夠了夠了,有得多,有得多。

蔡鳴鳳:拿去吧。

送柴人:多謝客官,老板娘,一定要勸你家魏老板莫再賭了,那可是個陷人坑哪。(邊說邊下)

劉鳳英:讓客官破費,真是丟死人了。

蔡鳴鳳:這有什么,(拿出一錠銀子)這點銀子,就算我預付的房錢,你暫且做個周轉之用吧。

劉鳳英:這……這如何使得。

蔡鳴鳳:誰還不有個山高水低之處,店主姐,你也不要過于傷心,錢財乃身外之物,既然丟了,也是劫數。以后多加些小心也就是了。

劉鳳英:多謝客官相勸。

(蔡鳴鳳下。

劉鳳英:唱 蔡客人真是個仁義君子

為難中得虧他幫我解圍。

恨丈夫形同那光棍地痞,

盜家財去賭博肆意枉為。

平日里顧顏面遷就辜惜,

這一次等他回定然不依!

(燈暗)

第三場 相 憐

 

(中秋夜。

(客店內,劉鳳英臥房。

(劉鳳英上。

劉鳳英:唱 忙完了店中事回到臥房,

形單只影倍感凄惶。

飯店中斷不了人來客往,

鳳英我從來是人走茶涼。

唯有那蔡客人過目難忘,

那身形驅不離銘刻心房。

他喚醒我體內沉睡的欲望,

他令我坐立不安難入夢鄉。

一團火在體內越燒越旺,

焦與渴磨得人痛苦非常。

白日里忙里忙外還可不想,

到夜晚寂寞襲來令人抓狂。

心煩燥出房來舉目望,

姣月如盤懸掛在云旁。

劉鳳英望明月暗自思量,

嫦娥姐在月中獨守空房。

人說仙凡一般樣,

我不信嫦娥女不戀吳剛。

蔡客人在院中獨把月賞,

看神情他似在思念故鄉。

轉念移步廚房往,

備些果酒請客嘗。(下)

(轉到客店小院。

(蔡鳴鳳踏月而來。

蔡鳴鳳:唱 浩月如水潔寰宇,

碧空萬里放眼舒。

人逢佳節思團聚,

鳴鳳異鄉形影孤。

月老錯把紅線系,

終身難得有歡娛。

劉鳳英:(端果酒上)蔡客官,在賞月么?

蔡鳴鳳:信步走走。店姐,這是何意?

劉鳳英:唱 客官孤身離鄉井,

佳節思親是常情。

粗果薄酒客解悶,

邀月共飲似親人。

蔡鳴鳳:唱 店姐善解游子心,

制酒慰我思鄉情。

暖流襲來非為酒,

難得他鄉遇知音。

有勞店姐費心,果酒之費,一并記在賬上。

劉鳳英:客官此言就太見外了,客店經營,講的是賓至如歸,承蒙不棄,長住小店,逢時過節,送點果酒,何足掛齒。

蔡鳴鳳:如此愧領了。何不請老板來同飲幾杯?

劉鳳英:他呀……他已出門多日未歸了。待奴家來與客官把盞吧。蔡老板,快請坐呀。

(二人入坐對飲。

劉鳳英:唱 問客官二爹娘福壽幾旬?

蔡鳴鳳:唱 嘆雙親已做古仙路早登。

劉鳳英:唱 想必是兄妹多人丁旺盛。

蔡鳴鳳:唱 無兄弟少姐妹獨苗單丁。

劉鳳英:唱 這才是運蹇偏遇薄命客。

蔡鳴鳳:唱 莫非說店姐家也有苦情?

劉鳳英:唱 奴也是爹和娘相繼殞命,

無兄弟少姐妹舉目無親。

蔡鳴鳳:如此說來,你我都是一樣的不幸。

劉鳳英:客人請飲。

蔡鳴鳳:唉……!

劉鳳英:唱 常見你鎖雙眉似有苦悶,

想必是思賢妻心緒不寧?

蔡鳴鳳:唱 一句話觸動我難言之隱,

自家苦自承受怎訴他人。

偶煩悶皆因為生意不順,

劉鳳英:蔡老板做生意有賠就有賺,何須煩惱。

蔡鳴鳳:店姐請飲。

劉鳳英:唉……!

蔡鳴鳳:唱 屢見你暗拭淚所為何情?

劉鳳英:(悲從中來)我……!

蔡鳴鳳:恕我冒昧,不該動問。

劉鳳英:無妨無妨,奴一腔苦水憋在心里無處訴說,客官不嫌絮煩,奴就說給你聽聽。

唱 我爹娘開飯店小有資產,

單生我一個女未養兒男。

想招個上門婿香煙不斷,

高不成低不就二老愁煩。

魏大算是本鎮獨身窮漢,

誤信了媒妁言結下孽緣。

初上門他到也老誠實干,

未幾時下賭場迷上賭錢。

全不聽一家人苦苦相勸,

二爹娘氣成病同赴黃泉。

小店中雖不富尚可周轉,

怎禁他敗家子越敗越難。

最后的小積蓄被他席卷,

苦命女呼蒼天苦不堪言。

本欲與無恥人一刀兩斷,

這世道哪容得妻休夫男。

蔡鳴鳳:唱 店主姐訴身世同我命運,

我卻是妻不賢家宅不寧。

經商原非我根本,

自幼立志求功名。

蠢妻生就頑劣性,

撕書砸硯辱斯文。

志趣不合少情份,

烏眼相對似仇人。

本欲休妻落清靜,

怎奈是岳父待我有恩情。

窮爭餓吵書難讀,

莫奈何棄文經商離家門。

劉鳳英:唱 夫不主正妻受苦。

蔡鳴鳳:唱 妻不賢良家不寧。

劉鳳英:唱 孽緣本是前生定。

蔡鳴鳳:唱 苦命乃是天做成。

伴唱 真個是惺惺惜惺惺,

同病人憐同病人。

(一陣風起。

蔡鳴鳳:起風了。

劉鳳英:葉落塵飛,恐污酒菜,客人若未盡興,不如將果酒搬入房中,既避寒露,又可臨窗賞月,或許別有情趣。

蔡鳴鳳:店姐所言極是。

(二人般果酒下

(燈暗)

第四場  相  投

 

(蔡鳴鳳家。

(朱蓮上。

朱  蓮:唱 數月前氣走蔡鳴鳳,

獨居家猶如鳥囚籠。

悶厭厭倚門把目送,

大路上富家客騎馬坐轎好不威風。

可嘆我命運薄嫁了蔡鳴鳳,

活生生跟著他受苦受窮。

怎甘心此生難圓富貴夢,

空負我婀娜身肢如花容。

(陳大雷上。

陳大雷:唱 閑來收賬蔡莊走,

呀,見美人倚門顧盼好風流。

水淋淋的眼兒櫻桃口,

烏溜溜的黑發披肩頭。

細條條的腰肢如風中柳,

高嵩嵩的酥胸把魂勾。

(朱蓮發現有人盯著她,便避進屋里,關門。

陳大雷:耶,這不是蔡鳴鳳的家么?莫非那美人是蔡鳴鳳的老婆?想不到那窮書生竟有如此的艷富,正好他在我肉鋪欠有肉賬,不免進去討要。(敲門)蔡相公開門。

朱  蓮:何人扣門?

陳大雷:這是蔡鳴鳳蔡先生的家么?

朱  蓮:正是,你是何人?

陳大雷:我是他的好友陳大雷。

朱  蓮:敢莫是鎮上的陳大官人?

陳大雷:正是。

朱  蓮:(開門)陳大官人請進。請坐。(奉茶)不知陳大官人光臨寒舍有何見教?

陳大雷:這個……與蔡相公有些往來賬目要結算一下。

朱  蓮:蔡鳴鳳欠大官人的錢么?

陳大雷:這個……請蔡相公來,我與他說。

朱  蓮:他去下江做生意去了,欠賬之事,只有等他回來。

陳大雷:好說好說,其實我主要是來看看朋友,述述話兒。不想他出了遠門,實乃掃興。看來只有滿懷熱情而來,無意落落而歸呀。嫂夫人告辭了。

朱  蓮:大官人遠道而來,吃了飯再走嘛。

陳大雷:天已近午,腹中確已饑餓,只是相公不在,怎好打攪?

朱  蓮:既是好友,何必見外,待我下廚弄飯。

陳大雷:既是如此,也不勞嫂夫人親自下廚,這有一錠銀子,胡亂買些現成的酒菜也就是了。

朱  蓮:這如何使得,怎好讓大官人破費。

陳大雷:(把銀按在朱蓮手里)嫂夫人不必客氣。

朱  蓮:這也太多了,能辦好幾桌酒席呢。

陳大雷:剩下的就給嫂夫人添身衣服,算作我的見面禮吧。蔡相公也真是的,有這樣如花似玉的夫人也不好好打扮打扮,穿的還不如我家丫環。

朱  蓮:陳大官人莫非取笑奴家。

陳大雷:豈敢,豈敢,失言、失言,蔡相公是個讀書的,將來發達了,只怕小弟給他提鞋都不配呢。

朱  蓮:你又在取笑,拿著你的錢,走吧。

陳大雷:我又說錯了,我給嫂夫人賠禮!(施禮)嫂夫人別生氣,別生氣,拿著、拿著……

(朱蓮半推半就接下銀子。收光。

(另一空間燈亮,朱茂青上。

朱茂青:唱 女婿出門一月整,

心疼女兒守孤燈。

愿兒改脫頑劣性,

夫妻和睦家業興。

(另一空間燈亮。

(陳大雷與朱蓮對飲席前。

朱茂青:(推門而入,見狀大驚)啊……!女兒。

朱  蓮:爹,你怎么來了?

朱茂青:你們……

朱  蓮:啊,這是鎮上的陳大官人,是蔡郎的好友。

朱茂青:我認識,你不就是鎮上開肉鋪的陳屠么?

陳大雷:朱老伯,來得正好,來來來,快請上坐。

朱茂青:這是我女兒家,要你客氣什么?陳屠,我女婿不在家中,你在此飲酒意欲何為?

朱  蓮:爹,常言道,過門為客,人家大老遠前來會友,蔡郎不在家,我招待人家一下,難道有錯?

朱茂青:有道是瓜田李下,各避嫌疑,孤男寡女,閉門對飲成何體統。

朱  蓮:爹,陳大官人乃是正人君子,爹爹休得胡猜亂說。

陳大雷:朱老伯,蔡鳴鳳在我鋪上有些欠賬,今日是來結算一下,既是大嫂手頭不便,我改日再來,告辭。(下)

朱  蓮:(欲送)陳大官人!

朱茂青:不準送!小賤人,

唱 小賤人做事不知羞,

不該與男人私飲酒。

陳大雷為惡鄉里名聲臭,

欺男霸女好色之徒。

丈夫被你吵鬧走,

就該反省把錯糾。

也怪我自幼寵貫失管束,

到如今鬧得是家不和,丈夫走,

不賢的兒啊,切不可失貞潔把罵名留!

朱  蓮:好著好著,又要念你的三從四德經,我早就聽夠了!人家陳大官人是遠近聞名的富豪,能來我寒舍吃杯酒,是多大的面子,莫要不識抬舉。

朱茂青:你怎么這么沒有骨氣。

朱  蓮:骨氣,骨氣能當飯吃,能當衣穿?人家說了,我這身穿著,還不如他們家的使喚丫頭呢!人生在世,誰不想把日子過得好一點,像陳大官人那樣的人真要是能看上我,就是去做小,也勝似在這鄉下受苦受窮。(下)

朱茂青:你你你。氣死我了。不想小賤人如此貪戀榮華不知羞恥,悔不該勸賢婿出外經商,倘若小賤人在家做出什么事來,叫我如何面對女婿。也罷,待我休書一封,催女婿快快回家。唉!前世做了孽,養下這個報應啊。

(燈暗。

第五場   辭 店

 

(劉鳳英上

劉鳳英:唱 黎明即起掃庭階,

掛起招牌迎客來。

開飯店靠的是熱情勤快,

才招得四方客慕名而來。

下江客多來自蕪湖南京上海,

上江客多來自宿松望江石牌。

常住客多來自湖北江西一帶,

江南客多來自徽州屯溪石臺。

無恥夫貪賭博漂泊在外,

是奴家里里外外撐著這塊招牌。

幸遇著蔡哥哥暗中相愛,

眉間的千斤鎖從此打開。

他讓我嘗到了做女人的滋味,

他讓我享受了丈夫溫暖的胸懷。

何為情何為愛誰也說不明白,

為此情為此愛萬物皆可拋開。

忙完了店前事收拾酒菜,

單等我蔡郎哥生意歸來。(下)

(蔡鳴鳳捧書信上。

蔡鳴鳳:唱 在三河做生意三年駐足,

老岳丈封封信催我回頭。

信中說他病沉重藥石難救,

對書信不由我珠淚雙流。

老岳丈他待我如親生骨肉,

為人子不孝親世難容留。

我本當整行裝即刻上路,

實難舍鳳英妹體貼溫柔。(進店)

劉鳳英:蔡郎回來,酒菜已經備好,待我搬來與你飲用。

蔡鳴鳳:不用。啊,我在外面用過了。

劉鳳英:你為何面帶愁容,是不是身體不爽?

蔡鳴鳳:沒有什么。

劉鳳英:莫非生意上遇著難事了?

蔡鳴鳳:沒有……唉!

劉鳳英:呀,

唱 往日里哥回店有說有笑,

今日里卻為何愁鎖眉梢?

端椅兒與蔡郎并肩坐好,

千斤擔妹與你二人分挑。

蔡鳴鳳:唱 回家事妹面前難以啟口,

三年的恩愛情難舍難丟。

常言道好宴席終要撒手,

賢妹呀,我……我……

劉鳳英:你要怎樣?

蔡鳴鳳:接唱 三年游子今要赴歸途。

劉鳳英:唱 蔡郎哥說回家我似信非信,

不不不,你一定是說假話哄我的。

接唱 不許你說假話貫會哄人!

蔡鳴鳳:我不是說假話。

劉鳳英:你你你當真要走?

蔡鳴鳳:我……唉!

劉鳳英:唱 聽他說真要走暗吃一驚,

不由我劉鳳英珠淚淋淋。

三年來與哥哥不離形影,

憐同病結知音恩愛情深。

并非我賣飯女花柳成性,

失貞節冤家呀只你一人。

今日你說要走恩斷意盡,

全不管癡情女傷心不傷心。

怒沖沖移木椅攔門坐定,

不講清真情由莫想動身。

蔡鳴鳳:唱 說一聲真要走她攔門流淚,

見此情不由我心痛如錐。

漂泊人孤苦心蒙她撫慰,

忘卻了身是客不思回歸。

她讓我嘗到了家的滋味,

能與她配夫妻此身不虧。

嘆只嘆造化弄人難違背,

情緣到頭徒傷悲!

劉鳳英:唱 見蔡郎在一旁暗把淚掉,

常言道男兒傷心淚方拋。

蔡郎啊,郁悶不吐增煩惱,

悶壞了哥哥身妹妹心焦。

莫不是妹對哥照顧不周到?

蔡鳴鳳:唱 又虛寒又問暖妹把心操,

劉鳳英:唱 莫不是生意上蝕了錢鈔?

蔡鳴鳳:唱 做生意賺與賠誰也難包。

劉鳳英:唱 莫不是有街鄰得罪哥哥了?

蔡鳴鳳:唱 生意人講的是和氣相交。

劉鳳英:唱 莫不是妹不賢惹哥煩惱?

蔡鳴鳳:唱 賢妹妹情意濃如漆如膠。

劉鳳英:唱 左問又問他緘口不答,

猜不透他心中有何疙瘩。

罵一聲劉鳳英你太癡太傻,

他定是思念他的嬌妻結發。

只怪我輕信了冤家的虛情假話,

哪有個江湖客不拈野花。

你騙我許身失節遭人唾罵,

卻裝個正人君子撒手回家。

蔡鳴鳳:唱 賢妹莫要把氣生,

聽我與你述真情。

連日來封封家書催得緊,

老岳丈染重病催我回程。

鳴鳳我雙親早逝處逆境,

得虧他待我一片慈父心。

蠢妻忤逆不孝順,

身邊別無貼心人。

年邁人臥病在床無人問,

我不歸是不義必留罵名。

劉鳳英:唱 聽蔡郎述真情心平氣順,

恕小妹誤會了哥哥仁孝之心。

情急中話難聽哥莫記恨,

念小妹愛哥哥意切情深。

忍悲淚問哥哥何時起程?

蔡鳴鳳:唱 年邁人病情急今日動身。

劉鳳英:唱 眼下就要把手分。

蔡鳴鳳:唱 難禁熱淚濕衣襟。

劉鳳英:唱 三年恩愛今日盡。

蔡鳴鳳:唱 岳丈病愈即回程。

劉鳳英:唱 時過境遷事難定。

蔡鳴鳳:唱 鳴鳳絕非食言人。

劉鳳英:唱 怨聲蔡郎心腸狠,

忍拋小妹守孤燈。

無恥夫卷走家財杳無音信,

小店眼見難支撐。

得虧哥哥情義盛,

助妹重把家業興。

哥今一走妹心冷,

妹情愿拋家業陪哥同行。

蔡鳴鳳:唱 勸妹妹,莫任性,

你我都非自由人。

妹若隨哥私奔去,

你夫回來豈甘心。

劉鳳英:唱 留不住來跟不能,

強將離愁和淚吞。

默默且把廚房進(下旋端酒盤上)

接唱 端來水酒與哥送行。

蔡郎,你今喜歸故里,小妹略備水酒與哥踐行。

蔡鳴鳳:有勞賢妹。

劉鳳英:(斟酒,舉杯)蔡郎請!

蔡鳴鳳:賢妹請!

伴唱 相對無言把酒飲,

熱淚和著冷酒吞。

蔡鳴鳳:賢妹,休得如此。

劉鳳英:唱 來來來上前逮住哥哥手,

述述你我的當初。

三年前蔡郎哥來把店宿,

遇見奴失錢箱哭鬧不休。

一般客見此情扭頭就走,

蔡郎哥講仁義為奴分憂。

不嫌奴家不和出乖弄丑,

常住在奴店中幫奴應酬。

中秋夜哥賞月妹奉果酒,

酒席間知哥哥也懷憂愁。

彼時間哥與妹相互傾訴,

心相近意相投暗結鸞儔。

實只望愛如山海永長久,

誰知是露水夫妻難到頭!

到如今離別苦叫妹如何忍受,

哥喂……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蔡鳴鳳:賢妹……

劉鳳英:唱 哥好比順風船揚帆就走,

妹好比失舵的浪里孤舟。

哥好比雁翎箭搭弦就走,

妹好比弓上弦鎖身弓頭。

哥好比戲花蝶乘風飛走,

妹好比枝上花枯死枝頭。

哥走后妹好比風箏失手,

哥走后妹好比孤雁鳴秋。

哥走后妹好比霜摧揚柳,

哥走后妹好比燈盞無油!

蔡鳴鳳:唱 賢妹妹句句話把我心揪,

不由我蔡鳴鳳熱淚涌流。

觀店堂無人到緊握妹手,

定不忘妹對哥體貼溫柔。

好妹妹你在家耐心等候,

多半年少三月哥定回頭。

到那時哥與妹重新聚首,

定比那牛女會情意更稠。

劉鳳英:唱 敬蔡郎一杯酒雙手捧起,

恭喜哥歸故里相會發妻。

旅途中哥哥要自惜身體,

早與晚天寒冷哥要記得加衣。

在店中有小妹關照于你,

哥一人行遠路要自費心思。

(蔡鳴鳳接酒一飲而盡)

劉鳳英:唱 敬蔡郎二杯酒珠淚滴滴,

愿哥的老泰山病災早離。

一路上哥哥要早宿晚起,

莫爭那一時快平安第一。

坐客船切莫坐船頭船尾,

江面上風浪險多兇少吉。

妹叮嚀妹囑咐哥要謹記,

到家后來書信報個平安歸期。

(蔡鳴鳳含淚點頭,接酒飲盡)

劉鳳英:唱 敬蔡郎三杯酒悲傷強抑,

望哥哥回家后善待發妻。

縱然她對哥哥耍性執氣,

大丈夫也應當仁義第一。

倘若是我夫歸將我休棄,

妹情愿做哥哥二房小妻。

千言萬語表不盡妹的心意,

哥啊,莫忘妹翹首盼七七之期。

(蔡鳴鳳接酒飲盡。

蔡鳴鳳:唱 杯杯酒表的是真情實愛,

肺腑間熱浪涌攬妹入懷。

今欠妹妹恩情債,

來日哥哥加倍還。

好妹妹在家中耐心等待,

蔡鳴鳳不食言如期歸來。

合唱 人世間唯有情字難評講,

雅有理俗有據各論短長。

怎奈何東方紅繩西方箭,

造化弄人沒商量。

無情偏要配成對,

有愛讓你難成雙。

哎呀呀,千年輪回不變樣,

笑顛笑癡笑荒唐!

第六場  偶  遇

 

(江岸碼頭。

(魏大算上。

魏大算:唱 銀錢首飾盡輸脫,

不敢回家見老婆。

流落江湖兩年多,

全靠偷騙混吃喝。

有家難回怨哪個?

半怨命運半自作。

說來慚愧,我魏大算賭輸了錢不敢回家見老婆,無奈混跡江湖。生計所迫學了點蒙騙偷竊之術,碾轉來到這黃州客船碼頭,見來往乘客眾多,生意好做,便在附近小店包了間下房,每日在碼頭人堆中溜達,單挑那初次出門,呆頭呆腦的菜鳥下手,如今手里到也不缺錢花,只是夜深人靜之時,想起老婆心懷愧疚,不知她現在過得怎么樣了。想發筆大財,混個人樣回去見老婆,終因時運不及,我認得財神,財神不認得我。那邊船上下來一個人,形似客商,看他面帶愁容,行色匆匆,好象心中有事,我不免迎上前去,編套假話,騙他幾個錢花。(下)

蔡鳴鳳:上唱 三河鎮與妹妹撒淚分手,

一路上馬不停蹄趕回黃州。

歸心似箭往家走,

(魏大算哭上,攔路坐地。

魏大算:我不想活了啊……

蔡鳴鳳:接唱 小哥哥哭在地何事憂愁?

小哥如此悲傷所為何事?

魏大算:唉,一言難盡哪。

唱 我本行商江湖走,

下江販鹽到黃州。

船遇大風沉江底,

連本帶利龍王收。

幸我命大被人救,

只身流落在碼頭。

如今我身無分文難登歸家路,

到不如投江一死萬事休!

你們都莫拉,讓我去死……

蔡鳴鳳:原來小哥也是個經商之人,遭此劫難,實為不幸。常言道,大難不死,必有后福。不知老板府上哪里?

魏大算:宜城三河鎮。

蔡鳴鳳:宜城三河鎮!果然是個商賈云集之地。

魏大算:老板也去過三河鎮。

蔡鳴鳳:巧得很,在下正是從三河鎮買賣歸來,不知老板尊姓大名?

魏大算:我姓魏,叫魏大算。

蔡鳴鳳:叫什么?

魏大算:魏大算。

蔡鳴鳳:你就是魏大算!

魏大算:你認得我?

蔡鳴鳳:我……不不不,我怎會認識你呢。魏老板,這有紋銀十兩,贈與老板,權當路費,老板速速回家,以免家人掛念。

魏大算:(受到感動)老板如此慷慨解囊,難人拜謝。(跪接)

蔡鳴鳳:扶危濟困乃江湖道義,不必如此。(扶起)

魏大算:敢問恩人尊姓大名?貴府哪里,日后也好登門答謝。

蔡鳴鳳:相逢是緣,何必細問許多。魏老板還是快快回家去吧。

魏大算:恩人……

蔡鳴鳳:快快回去吧。

(魏大算下。

蔡鳴鳳:真乃不是冤家不聚頭,想不到在這碼頭之上竟能遇上鳳英失蹤兩年多的丈夫,看他身形委鎖,滿口謊言,怪不得鳳英怨恨,但愿他接了銀錢,早日回家。呀!天色不早,待我先趕往岳丈家探病,明日再回自家。(下)

魏大算:(上)剛才有人告訴我,送我銀子的老板名叫蔡鳴鳳,就住在附近蔡家莊。老魏我現編的一套假話,他就給了我許多銀子,他到底是個菜鳥,還是個菩薩?

(燈暗)

第七場   橫  禍

 

(中秋夜

(蔡鳴鳳家

(朱蓮上

朱  蓮:唱 與大雷結姻緣暗中來往,

我爹爹雖生疑不敢聲張。

朱蓮我貌如花誰不夸講,

愛一個丑八怪所有哪樁?

我愛他愛的是掏錢的模樣,

買東西不問價出手大方。

他也曾帶我去漢口游逛,

騎過馬坐過轎睡過雕花牙床。

又給我買首飾,

又給我做衣裳。

吃過珍饈味,

住過豪華房。

有錢人的日子我盡享,

舒心暢意樂顛狂。

今方知做女人只要長得漂亮,

大富豪也會趴在你石榴裙旁。

中秋夜備果酒非把月賞,

等陳郎帶禮物孝敬老娘。

(忙著備辦酒席。

(陳大雷上。

陳大雷:唱 與朱蓮成美事遂我欲望,

真個是家花沒有野花香。

我有錢她有貌如做生意一樣,

帶幾件新首飾哄她上床。

來在后門扣三響,(敲門)

朱  蓮:唱 朱蓮聞聲喜洋洋。

輕輕打開門半扇,

陳大雷:唱 閃身溜進陳大郎。

(摟住朱蓮)心肝寶貝,想死我了……

朱  蓮:(推開)哎呀,你放斯文點,就是個色狼。

陳大雷:(拿出首飾)看,我給你帶什么來了。

朱  蓮:(一把接過)金釵,玉鐲。(急忙戴上)好看不?

陳大雷:好看好看。心肝寶貝……(欲抱)

朱  蓮:哎喲,每次來你都是這么急吼吼的,一點兒情趣都不懂。

陳大雷:情趣,什么情趣?像你那窮酸丈夫那樣詩云,子曰?

朱  蓮:你別說,這一點人家就比你強。不說這些了。陳郎,奴家特意備了果酒等你同來賞月呢。來呀,快坐下。陳郎請飲。

陳大雷:請!哈哈……

唱 見美人禁不住魂飛魄蕩,

舉酒杯附風雅觀賞月光。

朱  蓮:唱 勸陳郎莫當我是花街柳巷。

陳大雷:唱 我與你是真相愛不是嫖娼。

朱  蓮:地久天長。

陳大雷:對對對,地久天長。

朱  蓮:唱 怕的是我夫回無此舒暢。

陳大雷:唱 但愿得那窮酸客死異鄉。

朱  蓮:莫那么咒人,把他咒死了,我的終身靠哪一個?

陳大雷:靠我嘛。

朱  蓮:早聽說你家老婆是個母老虎,我可不愿做你的小老婆受她欺負。

陳大雷:我遲早把她休了。

朱  蓮:盡賣寡嘴,這話你都說過一百遍了。

陳大雷:這回決不食言。我把老婆休了,你沒有蔡鳴鳳的休書,怎么改嫁于我?

朱  蓮:等他回來我就讓他寫。

陳大雷:他若不寫呢?

朱  蓮:他若不寫我就跟他鬧,他是個愛面子的人,肯定會寫。只是不能讓我爹爹知道。

陳大雷:他知道又能如何?

朱  蓮:我爹爹若曉得了,定會阻攔,他把蔡鳴鳳看得比親兒子還親呢。

陳大雷:這個老……

朱  蓮:你敢罵我爹。

陳大雷:不敢不敢。如此我們就一言為定。

朱  蓮:一言為定。飲酒。

陳大雷:飲酒。

(二人碰杯調情。燈暗。

(前區燈亮,蔡鳴鳳上。

蔡鳴鳳:唱 探視過老岳丈心中奇怪,

他見我話未說淚流滿腮。

吞半言吐半語叫人難解,

不接風不留宿催我回來。

懷忐忑步匆匆來到自家門外,

舉頭望西邊月邪照古槐。

(叩門)

(朱蓮從帳中伸出頭來疑聽)

(蔡鳴鳳再叩門)

朱  蓮:(膽怯地問)何人叩門?

蔡鳴鳳:朱蓮開門,是為夫回來了。

朱  蓮:(拉起陳大雷)我丈夫回來了!

陳大雷:是蔡鳴鳳回來了!

朱  蓮:快,快藏起來!

(二人慌忙穿衣,朱蓮推陳大雷躲入床下。

(蔡鳴鳳再扣門)

朱  蓮:來了,來了。(開門)

蔡鳴鳳:為何這么慢?

朱  蓮:都下半夜了,哪知道你這時回來,我睡著了。

蔡鳴鳳:我下船之后,先去了你爹爹家,故而回來晚了。

朱  蓮:你去了我爹爹家?

蔡鳴鳳:你爹爹給我去過數封書信,說他病重,催我速速回來。

朱  蓮:我爹爹病了?我怎么不知道。

蔡鳴鳳:他確實無病,想必是……(看一眼朱蓮)唉,可憐天下父母吧。我腹中饑餓可有什么充饑?

朱  蓮:爹爹也沒留你吃飯?正好廚下有現成的飯菜,我去熱熱給你端來。(下)

(蔡鳴鳳環視一下自己的家,心生感慨,忽又覺得有些異味,邊嗅邊找,朱蓮捧酒菜上。

朱  蓮:夫君!你在尋找什么?

蔡鳴鳳:我嗅到屋里有些異味。

朱  蓮:異味?啊,是酒味吧。今天是中秋節,為妻晚上也小酌了幾杯。

蔡鳴鳳:是有些酒味……

朱  蓮:你不是餓了么,快來用飯吧。飲幾杯酒,一來過節,二來也解解旅途勞乏。

蔡鳴鳳:唱 朱蓮她突變得通情達理,

真個是新婚不如久別離?

莫非是守空房磨盡惡習,

她若能改前非總是發妻。

朱  蓮:夫君,請飲酒。

唱 中秋夜夫回歸無限歡喜,

好比那牛郎織女會七七。

(蔡鳴鳳接酒飲盡)

朱  蓮:夫君請。

唱 三年來常與夫夢中相聚,

從今后再不要與妻分離。

(蔡鳴鳳接酒飲盡)

朱  蓮:唱 三杯酒敬夫君心懷愧悔,

思往事是為妻待夫有虧。

萬不該將夫君書筆來毀,

望夫君不記恨滿飲此杯。

(蔡鳴鳳接酒飲盡)

蔡鳴鳳:唱 朱蓮說話情理順,

悍婦改過露溫情。

她既肯低頭把錯認,

既往不咎平舊痕。

心情舒暢開懷飲,

(在朱蓮的勸導下,又飲過幾杯)

頭重腳輕眼難睜。

(趴在桌上睡去。

朱  蓮:夫君,夫君,他睡著了。

(朱蓮叩擊床沿,陳大雷爬出。

陳大雷:憋死我了,剛才你對他百般殷勤,莫非……

朱  蓮:噓,傻瓜,不把他灌醉了,你脫得了身?快走快走。

陳大雷:別忘了我們的約定。

朱  蓮:快走吧。

(急切中碰倒椅凳,蔡鳴鳳驚醒)

蔡鳴鳳:誰?!

(朱蓮將陳大雷藏在身后。

朱  蓮:沒……沒有誰呀。

蔡鳴鳳:我明明看到有個人影一閃。

朱  蓮:你是不是酒喝多了,這椅子是我不小心碰倒的,你……你……

(蔡鳴鳳撥開朱蓮,揪出陳大雷。

蔡鳴鳳:陳大雷,原來你們……

(陳蔡二人撕扯,陳大雷一腳將蔡蹬倒,蔡鳴鳳頭撞床甬死去。朱蓮上前攙扶,發現蔡鳴鳳已死。

朱  蓮:啊!他……他死了!

陳大雷:啊!我……我得趕快走!

朱  蓮:你走了,我可怎么辦?

陳大雷:你就說他是喝多了,自己跌死的。

朱  蓮:我……我怕……

陳大雷:(抱著朱蓮)莫怕,莫怕……

朱  蓮:人家會不會說我是謀殺親夫?

陳大雷:他是半夜回來的,村里不會有人看見。現在天已亮了,我們先把尸體藏起來,到晚上再找個地方把他埋了,這樣就會人不知,鬼不覺。

朱  蓮:好……我……我聽你的。

(二人藏尸,燈暗)

(前區燈亮,朱茂青上。

朱茂青:唱 逆女在家行不正,

怨我失教辱先人。

書信催得賢婿歸,

但愿得夫妻和睦家安寧。

女兒開門。

朱  蓮:我爹爹來了,如何是好?

陳大雷:不要驚慌,你找個借口把他應付走,我先藏起來。記住,千萬不能慌張。(躲入床后)

(朱蓮顫抖著打開門。

朱  蓮:爹爹來了。

朱茂青:你臉色怎么如此難看?賢婿呢?

朱  蓮:啊……

朱茂青:我說賢婿呢?

朱  蓮:他……他還未曾起……起床。

朱茂青:我怎么聞到有一股血腥味。(感覺有些不對,撥開朱蓮進屋)賢婿。(掀開縵帳發現尸體)啊!賢婿呀……

(陳大雷急出,捂住朱茂青的嘴。

陳大雷:別嚷,讓鄰居聽見,你女兒就沒命了!

朱茂青:(掙開陳的手)陳屠!你……你們……來人……

(陳大雷捂住朱茂青的嘴,朱茂青咬陳大雷手,陳大雷忍痛,失手扭斷了朱茂青的脖子。朱蓮見父親慘死,驚恐尖叫,逃出家門,一路哭哭笑笑,她瘋了。僵在那里的陳大雷醒悟過來。

陳大雷:禍闖大了,再不快溜,性命難保,走后門。(下)

(燈暗。

第八場  尋  夫

 

(月余之后。

(碼頭。

劉鳳英:唱 風塵仆仆趕路程,

顧不得車上顛,船上暈,千里迢迢

來把蔡郎投奔。

與蔡郎分別時再三約定,

多半年少三月定回我的店門。

一月來末盼到平安書信,

日牽掛夜思念坐臥不寧。

那一日偶發現我懷了身孕,

這可是我與冤家愛的結晶。

抑不住激動情要向哥報喜訊,

因此上千里奔波不辭艱辛。

下船來踏上了黃州地境,

卻為何陡生出畏怯之心?

倘若是蔡郎他夫妻和順,

我此來豈不要壞他家庭?

倘若是蔡郎他翻臉不認,

劉鳳英豈不是入地無門?

更忌他朱蓮妻潑悍烈性,

倘若她鬧起來我何顏見人?

欲相見又怕相見猶豫不定,

進有慮退不能難壞鳳英。

哎呀,且住!我情急之中莽莽撞撞來到黃州,即使蔡郎真情未變,我一個外鄉女子突然撞入他的家中,難免惹起風波,讓蔡郎為難。不如先在此處尋家客店住下,打聽好蔡郎家的地址,再托人稍信,讓他來此相見,共商對策。(下)

(魏大算上。

魏大算:咦!看那投店女子,像是我妻鳳英。她怎么到黃州來了!是來找我的?她怎么知道我在這里呀?莫非家里的飯店真被我賭倒了,關門了?(察看)果真是她!

(劉鳳英上。魏大算背臉)

劉鳳英:請問這位客官,可知道蔡家莊么?

魏大算:蔡家莊就在前面不遠。

劉鳳英:那你知道蔡鳴鳳這個人么?

魏大算:(一驚)蔡鳴鳳。

劉鳳英:他是個做生意的。

魏大算:(轉面)你找他……?

劉鳳英:(認出)魏大算!你,你怎么在這里?我托人找了你兩年多,你,你,你這無恥的人哪!

唱 銀錢首飾盜一盡,

拋妻離家顧自身。

可嘆鳳英太苦命,

得配你這無恥人。

今日總算見到你,

討張休書各奔前程!

魏大算:是我對不起你,是我拖累了你。只恨老天讓我得了那樣的病,叫我在你面前抬不起頭,直不起腰。你可知道,我心里有多苦啊!只望到賭場上去尋點刺激,忘了痛苦,哪曉得……唉!不說這些了。我反正已成這樣了,再不能拖累你。我這就去請人代筆寫休書。

劉鳳英:(不忍)大算……我……我懷孕了。

魏大算:懷孕了!……好事,好事……

劉鳳英:你怎么不罵我?

魏大算:我有什么資格罵你,我欠你的太多了。你懷孕了,我為你高興。也感覺輕松多了,好象還清了多年的欠債。你剛才問蔡家莊、蔡鳴鳳,你認識他?

劉鳳英:他在我店里住了三年。

魏大算:是不是和他相好了?

劉鳳英:(默認)

魏大算:孩子也是他的?

劉鳳英:(默認)

魏大算:哎呀,鳳英啊鳳英,你真是苦命啊!

劉鳳英:他是個好人。

魏大算:他的確是個好人,他還給過我十兩銀子,勸我回家呢。可好人不長壽啊!

劉鳳英:他……他怎么了?他到底怎么了?

魏大算:他回家的第二天就死了,現在都過去一個多月了。

劉鳳英:怎么可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魏大算:蔡鳴鳳回家的那天正好是中秋節。聽說是他和岳父一起飲酒賞月。翁婿兩個都喝多了,不知為什么就打了起來。蔡鳴鳳失手將他岳父打死了,自己也撞墻自盡了,他老婆當場就嚇瘋了。

劉鳳英:會有這種事!不不不,蔡郎是個知書達理之人,決不會至死人命,一定是你弄錯了。

魏大算:這件事當時在這一帶轟動得不得了,各種議論都有,也有說是他老婆與人通奸,謀殺了丈夫和爹爹,不過沒聽說有人追究這事。

劉鳳英:他老婆是不是叫朱蓮?

魏大算:對對對,是叫朱蓮。前不久還天天見她瘋瘋顛顛的在碼頭上轉,這兩天沒看見,說不定掉江里淹死了。

劉鳳英:果然是他,果然是他!(暴發地)蔡郎,你怎么就這樣拋下我走了啊!

唱 聞噩耗只覺得心如刀絞,

蔡郎哥赴黃泉將妹丟拋。

才怨哥歸家未把平安報,

誰知哥踏入家門便入陰曹。

蔡哥哥啊,蔡哥哥,

千呼萬喚哥哥聽不到,

陰陽相隔奈河橋!

可嘆我生未能臨別為哥哭幾聲,

死不能墳前為哥把紙燒!

蔡哥哥啊,你可知妹已經懷了寶寶,

他是你蔡家的骨血根苗。

實指望與哥哥白頭偕老,

又誰知哥哥早過奈河橋!

哥一走叫妹妹如何是好,

到不如赴江流葬身浪滔!

(哭著奔向江邊,被魏大算攔住。

魏大算:鳳英,你不能這樣,要為肚里的孩子著想。他可是蔡老板唯一的骨血啊!

劉鳳英:可憐的孩子……可現在我……我怎么生下這沒爹的孩子!

魏大算:就讓我做這孩子的爹吧!

劉鳳英:(震驚)你……

魏大算:我是答應給你寫休書,可你現在懷了孕,也不可能改嫁。身邊又需要人照顧,只有我才是唯一適合照顧你的人。只要不捅破我們之間那層窗戶紙,誰敢說這孩子不是我們的?我魏大算今天指著長江發誓,往后決不再踏入賭場半步。好好地幫你打理飯店,等孩子出生了,我們一起把他撫養成人,供他讀書,讓他考功名……

(劉鳳英被深深感動,猶豫中魏大算上前輕輕挽住她的肩膀。

劉鳳英:(百感交聚)天哪……!

合唱 人世界間唯有情字難評講,

雅有理俗有據各論短長。

怎奈何東方紅繩西方箭,

造化弄人沒商量。

無愛偏要配成對,

有情讓你難成雙。

哎呀呀,千年輪回不變樣,

笑顛笑癡笑荒唐。

——劇終

加微信號:xijucn-com (或掃描二維碼)為好友,好禮送不停!免費送戲票,紀念品,戲曲MP3播放器,戲曲動漫卡通玩偶,戲曲T恤,戲曲鼠標墊,手機殼等!準時為您推薦戲劇熱點信息。


黃梅戲青年演員江慶
黃梅戲青年演員江慶
我院召開2019年度中層干部述職工作報告會
我院召開2019年度中
黃梅戲老藝術家胡安寧
黃梅戲老藝術家胡安
黨徽在社區里閃耀—湖北省黃梅戲劇院黨員戰疫情紀實
黨徽在社區里閃耀—
黃梅戲《巧妹與憨哥》安徽省黃梅戲劇院
黃梅戲《巧妹與憨哥

所有評論 關閉窗口↓ 打印本頁 討論本文 黃梅戲mp3下載 返回列表  
* 注冊新用戶 匿名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250字,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

最新評論:




体彩七位数中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