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訂閱 | 高級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認搜索       熱門:   京劇   豫劇   越劇   黃梅戲   二人轉
當前位置:中國戲劇網>昆曲> 正文
  • 北方昆曲劇院花臉演員史舒越

  • 作者: 2020-03-26 19:31 字體:[ ]

“我為什么要選擇花臉這個行當?您不覺得花臉特別帥嗎?功夫好又幽默,是很有魅力的男人!”

談起十多年的學藝生涯,北方昆曲劇院的青年花臉演員史舒越對自己的行當非常自豪,梨園行有句話是:“千生萬旦,一凈難求”,可見一個好的花臉培養起來格外艱難。

29歲的史舒越說,他的夢想就是“成角兒”,做一個特別棒的花臉演員。

練功就得對自己有股狠勁兒

史舒越身材瘦高,面容清秀, 眼睛里有一種同齡人很少有的堅毅成熟,這大概和他少年時代艱苦的坐科學戲經歷有關。史舒越來自山東東營,從小就很有藝術天賦,學過唱歌、舞蹈、武術。為了讓他能夠成才,母親毅然決定帶著他北漂來京,11歲史舒越考取了北京戲校,開始了7年的坐科生涯。

史舒越是個早慧懂事的孩子, 小小年紀就知道母親的不易和對自己寄予的厚望,“從小我就想一定要學出樣子來,要成角兒,要不對不起我媽,我也知道這條路太難了,只有加倍努力。”他每天5點鐘起床,跑圓場、喊嗓子、踢腿1000 下……銅錘、架子、武花臉樣樣都學,一直練到10點晚自習結束。

史舒越不但認真完成老師要求的功課,還經常自己加練“私功”。“把腿綁在腦袋后面練吊腿, 一綁就是1小時, 等到放下來的時候,腿早就麻了。”十幾歲的他就知道,要想成功就要對自己有股狠勁兒,憑著這種近乎 “自虐”式的訓練,他練就了扎實的基本功。

 

史舒越在《西游記·北餞》中飾尉遲恭

從北京戲校畢業后,史舒越覺得自己想學的東西還有很多,就努力考取了中國戲曲學院京劇表演專業,系統地學習劇作賞析、藝術修養、人物創作等專業知識。在大學里,史舒越依舊是那個練功最勤奮的學生, “學校一共就30多間練功房,那時候我為了搶到練功房費盡心思,還跑去和老師搞關系。”大學的每個晚上史舒越幾乎都是在練功房度過的,他不談戀愛,不泡網吧,不打游戲,是個相當“另類”的男生。

臉譜下的喜怒哀樂

隨著學藝日久,史舒越對花臉這個行當越發喜愛癡迷,他的偶像是裘盛戎。“從十六七歲開始,深深感受到花臉的魅力,裘老先生的《鍘美案》有一次我連著聽了20遍,一字一句地模仿,越聽越癡迷,太喜歡了。”

史舒越喜歡花臉,沉醉于濃墨重彩的臉譜背后人物的喜怒哀樂, 他認為花臉最大的魅力在于一種高度概括的程式化的美,油彩遮住了表情,臉譜卻勾勒出忠奸,每一道顏色都是有性格的,從16歲學會 自己勾臉,他就深深癡迷于此。

“臉譜看來五顏六色,五花八門,其實自有一套章法。如果從線條和布局來看,大致可分為六分臉、三塊瓦臉、十字門臉、碎臉、 歪臉、白粉臉、太監臉以及小花臉的豆腐塊。”說起臉譜史舒越滔滔不絕, “這每一種臉譜雖畫法各異,但都是從人的五官部位、性格特征出發,以夸張、美化、變形、 象征等手法來寓褒貶,分善惡,從而使人一目了然:紅忠、紫孝、黑正、黃奸、綠躁、銀妖、金神、油白狂傲,水白奸邪......”史舒越喜歡登臺前自己勾臉譜,因為自己更容易找到準確的輪廓,一筆一筆精心勾畫,似乎人物也在心中一點點豐滿起來,他認為這是創造人物的一個過程。

十多年來,史舒越已經學會了畫100多種臉譜,除了傳統臉譜,根據一些新編劇目,他還自己創作了很多新的臉譜,他甚至還打算出一個昆曲臉譜集。畫臉譜成了他唯一的業余愛好,把臉譜畫活, 畫好看,他覺得人物塑造就完成了第一步。

每一部戲都要提升自己

從北京戲校到中國戲曲學院,再到北方昆曲劇院,十多年來史舒越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在這條艱難的學藝之路上,他學會了《大探二》《霸王別姬》《連環套》《姚期》《蘆花蕩》《醉打山門》等幾十部傳統劇目, 還獲得過少兒戲曲小梅花金獎,逐漸成長為一名優秀的青年昆曲演員。

從言談中可以感覺到,史舒越是一個很有個性和想法的人。2013 年考進北昆劇院后,他跑了兩年龍套,“一點不著急,慢慢熬,這是一個演員必須經歷的過程”。憑著多年扎實的基本功,機會來臨的時候,他的實力全面爆發出來。在新編神話劇《圖雅雷瑪》中,史舒越得到了“大魔王”這個反派角色。“我的戲份很重,兩個小時從頭到尾,武打戲特別多,銅錘、架子、 武花臉都有,因為我演得還不錯, 最后特地為我加了戲。”史舒越說起這段透著自豪。

每一部戲都要有所提升,這是史舒越給自己提的一個要求。2016年初,史舒越參與了北昆的新編歷史大戲《孔子之入衛銘》的演出。這是第一部以圣賢孔子為主人公的戲曲作品,講述了圣人孔子如何在一個與理想相距甚遠的現實環境,以“吾道一以貫之”的強大精神力量燭照世界的故事,也反映出春秋亂局中的人間冷暖和悲歡離合。史舒越在劇中飾演衛國太子蒯聵,依然是大反派,這一次他更加用心地揣摩人物,力圖打破反派人物的程式化,使之更加豐滿立體, 史舒越由此逐漸形成了成熟的臺風。“這出戲讓我又進步了!”史舒越高興地說。

史舒越覺得自己提升最大的還是他去年擔綱主演的一部新編小劇場昆劇《屠岸賈》。這是傳統劇目 《趙氏孤兒》中的一段,卻由一群青年人自編、自導做了全新的嘗試。史舒越飾演屠岸賈,在這里他不再是一個大反派,而是一個性格復雜內心不斷掙扎的人物。

 

史舒越在《屠岸賈》中飾屠岸賈

史舒越為塑造這個人物付出了很多心血,“這個戲對唱功要求很高,我天天在家里喊嗓子,一天起碼唱兩個鐘頭,反復琢磨,哪種唱腔更好聽,還跑回學校找老師請教。劇中我要從這個人物的青年演到老年,我在家沒事就學老人走路,看電視劇模仿,那段時間都快瘋魔了”。

史舒越唱打俱佳,但他始終認為應該“以情演戲,以戲言情”, 要把技巧放進感情中,融進劇情里,而不是只為炫技。《屠岸賈》首場演出,史舒越說,他居然在臺上演哭了,“哭是不對的,會把臉譜沖花,但是當時真的忍不住。”史舒越深深入戲,先感動自己,才能感動觀眾。《屠岸賈》連演十場,受到觀眾好評,“就把這個人物留給觀眾評說吧。”史舒越說。

在傳承和創新之間,史舒越不斷嘗試著自己的方式,他認為“演戲塑造人物最重要,不該拘泥于所謂的四功五法,要演出內心,讓觀眾有代入感,傳統文化應該傳承, 也應有所創新,與時俱進。”如今,史舒越已近而立之年,他卻覺得離自己的理想還差之甚遠,因為藝無止境。

加微信號:xijucn-com (或掃描二維碼)為好友,好禮送不停!免費送戲票,紀念品,戲曲MP3播放器,戲曲動漫卡通玩偶,戲曲T恤,戲曲鼠標墊,手機殼等!準時為您推薦戲劇熱點信息。


昆劇《描朱記》入選江蘇藝術基金資助項目
昆劇《描朱記》入選
北方昆曲劇院:最大的挑戰在疫情后
北方昆曲劇院:最大
蘇州高新區通安中心小學校開啟昆曲“云課堂”
蘇州高新區通安中心
“疫”線巾幗 “藝”起昆曲
“疫”線巾幗 “藝
路應昆:傳奇、昆劇、亂彈關系新說
路應昆:傳奇、昆劇
所有評論 關閉窗口↓ 打印本頁 討論本文 昆曲視頻 返回列表  
* 注冊新用戶 匿名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250字,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

最新評論:




体彩七位数中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