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訂閱 | 高級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認搜索   
當前位置:中國戲劇網>秦腔> 正文
  • 王世林:甘肅秦腔花臉演員

  • 作者:王托弟2015 2020-03-30 20:21 字體:[ ]

西北人離不開秦腔。

我就離不開。從小,就癡迷秦腔。最喜歡的是青衣,唱腔曼妙、身段優美;最不喜的是花臉,像極發了瘋的野獸,一張口就讓人有山河崩裂、粗狂到失控的震感。

癡迷上花臉,是在看了王世林老師的《斬單童》后。

2016年農歷三月十九隴城鎮西番寺廟會期間,騾馬會場人頭攢動,都是從四面八方趕來看戲的。演出劇團是非常有名的定西百花演藝公司,名家薈萃。三月二十下午演的本戲是《出五關》,開演前加演了折子戲《斬單童》。

《斬單童》中,飾演單雄信的演員唱得激昂又悲壯,將末路英雄豪邁下的蒼涼詮釋地淋漓盡致,聽得人肝腸寸斷。猶記當時,刀起幕謝,臺下瞬間轟動了,異口同聲齊呼“好”!我這個戲迷更是沒有了矜持,一邊手舞足蹈一邊跟著大喊“好、好啊”,由衷的嘆服。

幾經打聽,得知扮演單童的演員叫王世林,是五營鎮魚尾村人。

哇,竟然是我們秦安人!更重要的是,還是魚尾村人呀!

我是個私心非常重的人,但凡老家人,我就格外關注。魚尾村的人,對我更是與眾不同,因為,我祖籍就是魚尾村的,我太爺爺的爺爺時才搬到隴城鎮北山上的王灣村。

當時,我甚至猜測,說不定我和王老師一百年前還是一家人呢。

這么一想,我的虛榮心空前膨脹,私心越發重了。于是,回家后就從網上找了幾乎所有王老師的戲,沒日沒夜地看:《秋江月》,將自恃權勢顯赫暴戾囂張的八臺總鎮刻畫得惟妙惟肖;《大升官》中,又是一個剛正的定國公;《鍘美案》中的包拯因為已有太多名家塑造出的典型,故最難演繹,但王老師還是舉重若輕地拿下;《下河東》中的帝王氣短,《斬單童》中的英雄末路,《黑虎坐臺》中的神仙坎坷……看著看著,竟一發不可收拾地喜歡上了花臉,甚至一度學了很多花臉唱段,雖然一出聲就是青衣的味道,但也覺得過癮。

慢慢地,除了王老師的戲外,對其人也關注,對魚尾村的了解更是多了起來。

民國以來,清水河流域的五營鎮有兩個村子的秦腔遠近聞名,一個是閻溝村,另一個就是魚尾村。這兩個村子里出過很多演戲能手,尤其魚尾村。

提起魚尾村,秦安人都知道那是個出“把式”的地方。據說,當時的魚尾村,評價一個孩子有沒有出息,最重要就是看這娃娃會不會唱秦腔。唱秦腔,是魚尾村孩子出人頭地的必選課,是走出大山的唯一選擇。魚尾村走出來很多秦腔名家,比如已故藝人中主攻大凈的肥娃娃、主攻須生的銀盅兒、主攻須生兼武生的鼠娃兒等,比如現在的王世林和其哥王林長。在這些人的堅持下,不但秦安秦腔文藝得以昌盛不衰,連同整個甘陜乃至西北甚至整個中國的秦腔藝術得以傳承并發揚光大。

然而,當初唱戲條件不似現在優越,都是“攢班戲”。

所謂“攢班戲”就是藝人臨時組合起來的戲班子,不是固定的劇團;演完就自動解散,下次有戲唱就再組合起來。攢班戲好比民間武裝,不正規、松散、專業程度不高。

現在西北各地也有攢班戲,演唱費低,一天不到一萬,村級廟會或比較小的鄉鎮級廟會請得多;現在攢班戲中的演員多因愛好,迫于生計的很少——過去的攢班戲可不是這樣。過去的攢班戲大多就是養家糊口的,所以,演員們背負著生存的重任四處下鄉唱戲,很拼很艱辛。正因為拼,所以,演員的功底和造詣都很深,一個個都是秦腔界潛藏在民間的高手。如果哪個演員從攢班戲起步,最后進入正規劇團,那就是了不得的人了。

王老師就是這“了不得的人”之一。

王老師是上世紀七十年代初生人,最初在魚尾村的“攢班戲”唱,爬滾打摸多年后,二十四歲正式拜師學藝。王老師藝術生涯的起點不低,拜師在北道區秦劇團卜昌榮老師門下,主功花臉,兩年后出師進入定西市秦劇團(定西百花演藝公司前身)工作至今。

從“攢班戲”走出來的王老師在藝術道路上肯定充滿艱辛,好在天道酬勤苦、酬謙卑,他的花臉在整個甘肅青年演員中是有口皆碑的,塑造花臉形象在甘肅范圍內的秦腔迷中更是眾所周知。

我從小就是個戲迷,癡愛秦腔到瘋魔,追過很多秦腔表演藝術家。自家有王老師這樣優秀的秦腔演員,我肯定不會放過。于是,2017年農歷三月十九隴城鎮廟會期間,我又回家了,又去鎮里看戲了,最重要的是我要去看王老師的戲——這年廟會,演出劇團還是定西百花演藝公司——跟以前不同的是,這次我不但要在臺前看,還要去臺后看。

就這么迅速、愉快地定了。

于是,王粉絲事先和王老師愛人聯系好,順利地得以在后臺見到了王老師本人。

剛見王老師,他還沒有上妝,本人和網上看到的照片一模一樣,是那種一眼看去就很歡喜的人;我們七八個粉絲圍著他,他一邊上妝一邊回應著我們。

當然,回應最多的就是我了。

我實在高興:“王老師,去年此時我看過您演唱的斬單童,太棒了,從此就喜歡上花臉了。”

王老師:“哎,感覺沒發揮好么。”

時間緊張,我開門見山:“王老師,我們可以給您拍幾張照片嗎?能不能寫您呢?”

王老師:“可以拍照。寫我嗎,哈哈,我唱的也不好。”

那天,站在簾幕后看王老師唱“河東城困住了趙王太祖”,一個無可奈何的君王形象栩栩走來;聽似輕省,仔細一看,才發現王老師額頭上的涔涔汗珠。早就聽說王老師唱秦腔時,對自己的要求之嚴格幾乎達到精益求精的程度,當時只覺所言不假。

我雖不是行家,但對一個演員的演技還是可以經驗性地做出不失偏頗的判斷,這是三十多年的看戲閱歷給我的直覺。

直覺告訴我,如果有更大的舞臺,也許會綻放除更多的異彩來。

然而,很多時候,一個人缺的并不是才華,而是施展才華的平臺。奈何能否走上更大的平臺,運氣遠遠大于能力。

一幕謝了,臺下掌聲嘩然鵲起。

王老師總說,因為一步步走來慢慢地得到了觀眾的認可,讓他更加有力量,讓他對秦腔藝術更加執著與熱愛。

如此謙卑。

圈內很多從事秦腔藝術的朋友、老師說過同樣的話:演員的藝術生命在臺下,就算沒有“梅花獎”,但群眾的口碑足以讓他成為無冕之王,故相較比賽獲獎,演員更加珍惜觀眾對自己的肯定。

從臺下的雷鳴般的掌聲以及后臺正在卸妝的王老師臉上綻放出的笑容得知,朋友和老師的話是也是不假的。

喜歡王老師,除了因為他的戲唱得好和他是魚尾村人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總聽到鄉友們說起的王老師的為人。鄉友提起王老師,說的最多的詞是“可敬、可愛、可親”。對一名秦腔演員,只戲唱的好并不一定能贏得他人的褒揚,唯有唱功好、臺風好、藝德高,才能芳名遠揚。

這是必然的。

其實,不只是從事秦腔演唱事業,而是不管從事任何一個行業,一個人能得到高度贊譽,除了天資聰穎、能力超群外,最重要的是待人接物。

 

加微信號:xijucn-com (或掃描二維碼)為好友,好禮送不停!免費送戲票,紀念品,戲曲MP3播放器,戲曲動漫卡通玩偶,戲曲T恤,戲曲鼠標墊,手機殼等!準時為您推薦戲劇熱點信息。


秦腔音樂家、板胡演奏家、教育家楊天基先生逝世
秦腔音樂家、板胡演
助力疫情防控 ​郭登演唱抗疫改編版《殺廟》
助力疫情防控 ̴
任小蕾演唱秦腔《抗疫勝利唱大戲》
任小蕾演唱秦腔《抗
助力疫情防控 ​何雨馨《奪錦樓》抗疫版
助力疫情防控 ̴
高二強演唱《八月十五月兒圓》抗疫版
高二強演唱《八月十

所有評論 關閉窗口↓ 打印本頁 討論本文 秦腔視頻返回列表  
* 注冊新用戶 匿名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250字,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

最新評論:




体彩七位数中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