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訂閱 | 高級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認搜索       熱門關鍵字:   京劇   豫劇   越劇   黃梅戲   二人轉
當前位置:中國戲劇網>粵劇> 正文
  • 評粵劇《情僧偷到瀟湘館》

  • 作者:唐琬淇 2020-04-01 22:11 字體:[ ]

  《情僧偷到瀟湘館》是粵劇《紅樓夢》題材的一出傳統劇目,由陳冠卿編劇、著名粵劇演員何非凡首演。這個劇名中的“瀟湘館”為黛玉在大觀園內的住所,“情僧”指后來出家的寶玉,“偷到”實是“偷偷祭奠”的意思。與大多紅樓題材改編的戲劇作品一樣,該劇主線仍是講寶黛愛情的:遭到封建家庭殘酷的破壞和逼害的黛玉焚詩絕泣,魂歸離恨天,寶玉帶憤含悲,毅然出家。當了和尚的寶玉仍是重臨舊地,偷祭瀟湘館。
 
    筆者想通過此文,從《情僧偷到瀟湘館》劇情為切入點,對比原著文本,談談該劇的改編處理。

    小說《紅樓夢》一共有120回,如果是電視劇拍攝,所有的故事情節交代清楚也需四五十集的容量;當它搬上戲曲的舞臺,如何把120回的內容濃縮成一個兩三個小時以內可以演完、觀眾又愿意接受的故事呢?我想,大多數創作者都只好在書中的諸多情節中理出一條最核心、最經典、也是觀眾最愛看的線索——寶黛愛情。當年徐玉蘭、王文娟兩位大師主演的越劇電影《紅樓夢》是如此,粵劇《情僧偷到瀟湘館》亦是如此。

    《情僧偷到瀟湘館》共設置了七幕戲,依次分別是:“黛玉進府”“夜訪怡紅”“葬花盟心”“傻露驚變”“黛玉焚稿”“寶玉鬧婚”和“偷祭瀟湘”。在這七幕戲中,把書中寶黛所有的片段摘取出來演繹也是不太現實的,劇目時長的承載量有限先不說,太多的情節必定會導致敘事線索的不明確以及場景的頻繁更換,“鏡頭藝術”的影視表演猶可,卻不適宜在“劇場藝術”中使用。粵劇里的大多傳統戲中,通常的習慣是“一幕戲一個場景”。如何在有限的場景內講好寶黛愛情的故事?創作者們通過巧妙的劇情糅合,對原著進行了“再剪輯”后,通過演員的表演呈現在了劇場舞臺之上,交上了一份優秀的答卷。

    劇里寶黛愛情的發展主要集中在“夜訪怡紅”和“葬花盟心”,編劇對原著其他回目的一些劇情進行了適當的改動,使其進而得以和諧地糅合進這兩場戲里去,加大了戲劇中矛盾的張力,也更加豐富完善了寶黛愛情的心路歷程。

    比如在“夜訪怡紅”中,主要人物是寶黛釵、晴雯和襲人。原著里第二十六回寶釵到訪怡紅院前,寶玉剛在外邊與薛蟠等人聚會喝酒回來,而戲里則改成了寶釵來探望正在休息中的寶玉;黛玉吃了閉門羹,原是因為晴雯和小丫頭碧痕拌了嘴懶得開門,而被編劇改成了晴雯和襲人因服侍寶二爺的問題發生爭執才不愿開門。這樣對原著的稍加變動,可以使得劇情的沖突更加集中于幾個人物的身上,為下面寶黛釵三位主角的亮相以及他們首次產生的誤會埋下伏筆,設置戲劇沖突。

    寶釵原是在怡紅院內和寶玉簡單說笑,創作者卻將三十二回里襲人向云姑娘提到寶釵曾勸解寶玉要多讀正經書,以及三十六回里寶釵為寶玉繡肚兜等情節搬了過來。

    筆者認為這樣改編的原因有三:一是這幾個情節的人物、場景都比較相似,銜接更自然流暢。二是設置讓寶釵勸說寶玉多讀正經書,可以引起寶玉反感,也展現了兩人不同的人生追求。因為黛玉從來不像寶釵和湘云那樣勸寶玉學“仕途經濟”,她和寶玉才是精神上真正的知己,展現寶黛兩人心意互證,而寶玉對寶釵,只有客氣的尊敬。三是寶釵為寶玉繡肚兜體現了“冰美人”的體貼與關心,但正在睡夢中的寶玉偏生喊了一句:“什么是金玉姻緣?我偏說是木石姻緣!”讓寶釵怔了的同時,他也把自己心中對黛玉的愛借夢話說了出來,然而寶玉夢中對黛玉的這番告白卻沒有真正需要聽見的人、此時被丫鬟擋在門外的黛玉聽見,這是創作者設置三人情感糾葛的首次“正面交鋒”,也是為下一場戲“葬花盟心”里黛玉的誤會、對自己身世的感傷以及寶黛的互證心意做了鋪墊。

粵劇情僧偷到瀟湘館 

粵劇《情僧偷到瀟湘館》演出劇照(來源:本站資料圖)

    在“葬花盟心”一幕的主要框架由書里第二十七回和第二十八回寶黛解開誤會兩部分組成,在演唱完一大段傷感悲慟的《葬花吟》之后,寶黛互剖心意的部分也融入了其他回目的內容。原著中,寶黛兩人總是在無數次的誤會吵架復又解釋和好中證明自己與彼此的心意。編劇恰好利用了這點,從他們的其他談話中選取了幾句經典的臺詞放入這段戲里:

    寶黛兩人在論及生死問題的時候,寶玉最常對黛玉說的話是:“你死了,我做和尚去!”這句話在書里的第三十回和第三十一回里連續出現了兩次。而在“葬花盟心”里,寶玉的這句臺詞并不只是盟誓這么簡單,更是預示著寶玉最后果然出家的結局,也暗合了劇名中的“情僧”之意。

    寶玉向黛玉表白自己的內心以后,為了真正解除誤會和疑心,黛玉自然還要“詰問”一番,因此還出現了書中第九十一回中寶黛“問答梵經”一段。原著說賈府的主子們都對寶玉的婚姻已經統一了看法,即薛寶釵為最佳人選,正式地說與薛姨媽之后,寶黛兩人陷入迷茫。為相互測試對方的心境,寶黛二人盤腿打坐,模仿佛家參禪的形式以機鋒語表達自己愛的忠貞不渝。但是在“葬花盟心”這場戲里,此時寶玉婚事未定,編劇在此加入這段“談禪”的情節,大約就是想要把寶黛之間的互證心意、忠貞不渝進一步的強化。

    誤會越不能輕易解除,越顯得愛情的難能可貴;而他們之間的愛情越顯得難能可貴,最后有情人不能成眷屬的結局就越發顯得悲凄。黛玉先向寶玉發問道:“寶姐姐和你好,你怎么樣?寶姐姐不和你好,你怎么樣?你和她好,她偏不和你好,你怎么樣?你不和她好,她偏和你好,你怎么樣?”寶玉思索半晌道:“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這是寶玉的愛情宣言。這樣的話,出于封建時代一個公子哥之口,簡直是有著超越時代的意義,前衛的愛情意識、熾熱真摯的感情,真讓人感動!

    誤會到這總算解除了,黛玉心中的一塊大石頭落了地,也終于明白寶玉平時用在她身上的心:“你的話我早就知道了!”這句話也是對寶玉那句“你放心”的回應。在原著中,寶黛兩人一步又一步小心地試探著彼此,逐漸深入對方的內心,感受著對方對自己的心意。
    “你證我證,心證意證。是無有證,斯可云證。無可云證,是立足境。無立足境,是方干凈。”《情僧偷到瀟湘館》的創作者前輩們巧妙融合了寶黛各種互相“心證意證”的片段,集合了他們的愛情誓言,再將其糅進“葬花盟心”這場戲中,使得寶黛愛情從“相互試探”到“彼此認同”的過程得到了更加集中的表達,也更加具備戲劇的渲染力和張力。

    原著的第九十八回中,寶玉是與眾人到瀟湘館祭奠黛玉亡靈的;第一百零八回中,寶玉和襲人散步至大觀園也只是走到了瀟湘館附近,寶玉隱隱約約聽見了當日黛玉的哭聲,便被人叫回去了,可見在原著并沒有寶玉偷偷一個人去瀟湘館祭奠黛玉的情節。

    但是后世的藝術創作者們卻常常樂衷于在《紅樓夢》改編的各類作品中加入“寶玉偷偷跑去祭奠黛玉”的橋段,似乎這樣做才能為寶玉對黛玉的愛、對黛玉去世的悲慟以及對“調包計”的無可奈何等等情感打通一個宣泄口,才能滿足讀者們關于“木石姻緣”未成的遺憾,給他們心里帶去一絲慰藉。寶玉偷偷跑去祭奠黛玉,也是在祭奠他們的過去,祭奠“木石前盟”愛情的殤逝。

    偷偷祭奠亡靈后的寶玉,萬念俱寂,看破紅塵,入了佛門,真正完成了從“情癡”到“情僧”身份的轉變,回扣主題,可見創作者改編之妙。

加微信號:xijucn-com (或掃描二維碼)為好友,好禮送不停!免費送戲票,紀念品,戲曲MP3播放器,戲曲動漫卡通玩偶,戲曲T恤,戲曲鼠標墊,手機殼等!準時為您推薦戲劇熱點信息。


老倌有戲:陳玲玉與琵琶的半生情緣
老倌有戲:陳玲玉與
廣州粵劇團吳少冠
廣州粵劇團吳少冠
粵劇小百科:閂城、困城、擺龍門陣
粵劇小百科:閂城、
廣東音樂在粵曲節目中的運用
廣東音樂在粵曲節目
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伉儷白超鴻和林小群演唱抗疫粵曲《江城春暖》
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
所有評論 關閉窗口↓ 打印本頁 討論本文 戲曲大全 返回列表  
* 注冊新用戶 匿名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250字,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

最新評論:




体彩七位数中奖查询